×

郭德纲终于站在了京剧界的C位

2021-01-29 14:08:22 来源:寻找李少春公众号

以下文章来源于寻找李少春 ,作者孙佳良

此时的郭德纲着实达到了自己艺术事业上的一个高峰,与此同时他的艺术版图也在不断扩大——专场爆满、电影上映,且常常现身各类综艺节目,当然,他还有另外一个兴趣点,那就是唱戏。

虽然郭德纲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曾在九十年代搭班唱戏,但以硬性标准来衡量,郭德纲并未坐过科,于梨园行也未有师承,所搭班社亦不过演出于村社庙会,与秧歌班社类同,因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只能算是一个戏曲爱好者或是资深票友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位非梨园正统的人,单凭自己的爱好与在相声舞台上积累的人气,着实将不少人的目光引向了戏曲。相声原有“说、学、逗、唱”四门功课,相声演员学唱戏曲的“柳活”也非为少见,而郭德纲却反客为主,大张旗鼓的唱起了京剧,卖起了戏票。

左为李桂春先生所饰包公 右为郭德纲所饰包公 皆属南派戏路

说起郭德纲的戏曲造诣,诚然他有一条亮嗓,然而一张嘴却不挂韵、没有“味”,念白唱腔还有些许的怯口。没有幼功的基础和系统的训练,他的表演不规矩、零碎多、有点“脏”。而就是这样不尽人意的表演,却使很多之前从未看过京剧的人因为郭德纲的号召而走进了剧场,郭德纲不是专业戏曲演员,可他也不唱如《夜奔》般“一场干”的剧目,自然还是需要有人搭戏的,而为他配戏的人中却不乏专业演员,如此一来,观众在看郭德纲的同时也自主或不自主地看到了专业的戏曲表演,要知道,这些观众中间,有很大一部分是从未聆听过皮黄之声的,此时一听,难免有三两观众由此入门,这于当下式微的京剧来说,能不算是一件幸事?

然而,术业有专攻,郭德纲毕竟非专业戏曲演员,长此以往,观众的耳音一旦形成,地道的京剧声腔将会被人遗忘,进而被郭德纲那掺杂着梆子味儿的“叫小番”占据主导,而那些真正的梨园子弟、专业演员又在哪里呢?

年轻的演员,虽然对未来艺术道路有着无限憧憬,却没有演出机会,一入院团头三脚踢不开,武的不让唱《挑滑车》,文的不给排《失·空·斩》,只得跑跑兵、执执扇,所来角色不过宫女、太监,若能演出青龙、白虎、鹿童、鹤童之类的角色,那便是十分幸运了。而却有这么一部分京剧从业者,京剧给予了他们安身立命之本,养家糊口之资,祖师爷赏饭,荣耀一身,而他们却仍然想在京剧身上获得更多,以京剧为敛财之门,进身之阶,不知感恩,尸位素餐,肆无忌惮地压榨着这门古老的艺术,便如郭德纲在相声中所说的,“逮住蛤蟆要攥出团粉来”。而郭德纲并非以戏曲为主业,却谈京剧、唱京剧、意图宣传京剧,无论他所唱韵味是否纯正,表演是否规矩,这般作为都足以使梨园子弟汗颜。

而这其中也有我们自己文化自信的缺乏有关,非要等到马云开嗓、郭德纲票戏、王珮瑜上综艺,我们才愿意看一看我们自己的古老艺术。京剧不能靠明星带上热搜,而是要依靠我们自己对于文化传承的关注与重视。

郭德纲不以戏曲为职业,反而可以把国粹艺术当做事业来看待,兴趣使然,从而可以做一些事情。而以戏曲为职业的人,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不能为戏曲的传承与发展尽到自己应有的力量。北京尚属有戏可演,若到地方院团,考勤点名便是一天的工作,练功棚无人练功,排练场无人排练,何必等到年终岁末封箱,这里的衣箱有的数载都不曾开启。

外行振兴国粹,“老斗”领导传承,戏虱子满街爬,若真是等到郭德纲扛起梨园大旗,那么京剧覆灭之日也将随之到来!

×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