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干货 | 剧本创作,获取故事灵感的的实用方法——借力!

2020-09-14 19:46:12 来源:网络

虽然会采用编剧视角作答,但其实下面的说法,对需要故事的工种,包括影像制造者、小说家、感情骗子、音乐人,都是通用的吧。

获取故事的方法,从来都不是交换。是聆听,是提取,是追寻,或偶遇。

借助自己的力量

活得精彩热闹,带着脚和眼睛,踏四海八荒。

举个不好的例子,我读过九所中学。

提着刀干架、劈着腿泡妞、偷东西、写黄书、离家出走流浪街头,也做过小老大,也认过若干怂。

似乎从那时起,我就已经决定了,长大后要靠卖故事挣钱,以至于每一次转学,都是我主动的追求。我是为此骄傲的。

在一学期开学两三个月后突然插班,一般都联系不到什么好学校。学校越糟,残暴的学生自然也就越多,但接下来的故事里的我,已经是一个被开除超过3次的男人了,自然不担心这一些。


那天我施施然走进教室,已经迟到了两堂课。甫一登场,就是老流氓的气质,我心里很满意。

老师讲的什么都是我早就融会贯通的了,时间很漫长,我翻着厚厚的黄易一页一页熬到了下午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看完这一本,也就该回家了。

那么这就是个无聊无趣的一天。

怎么可能呢。

很快,一个身穿绿色拖地风衣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身边。这是一堂地理课,讲台上的小老头没有什么威信,台下有人睡觉有人聊天,然而这个男人推门走进来之后,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。

我跟着动静抬头看了他一眼,就再也没能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开——我敢肯定,他身上那件风衣,是女款的,而且,是妈妈款的;但真正让我连呼吸都屏住了的是,他的肩膀上居然停着一只猫头鹰。

老师没有理他,顿了顿,继续讲课了。

学生们没有理老师,继续聊天了。

他没有理我,他坐下来睡觉了。

同桌看着我微张的无法闭合的小嘴,给我简单介绍说,这位是这所学校的四大天王之一。仿佛只凭这个头衔就可以解释他肩膀上为什么有一头猫头鹰似的。白眉鹰王?

我正准备在同桌那继续打探,这个男人就突然很烦躁地坐了起来。显然是被讲课的声音打扰了,他皱着眉头,指着地理小老头对那只猫头鹰说,“去,咬他,去。”

猫头鹰居然真的朝那老头飞过去了,只可惜他肩膀上连着猫头鹰的那条线太短,猫头鹰飞到半路就被扯住掉在了地上,他沉着地绕着绳子把猫头鹰拖了回来,左右看了看,捡起别人桌上的一瓶矿泉水,朝那小老头身上砸了过去。

小老头终于愤怒了,丢了手上的书,咬牙切齿重复着一句话,“你再丢一个试试?王八蛋,你再丢一个试试?”

鹰王笑了笑,韩国电影里小流氓动手打人之前,都会像他那样笑一笑的,我以为他要动手了,没想到他却不是那么粗鲁的一个初中生。他居然从风衣里拿出了一个铅笔盒,又从铅笔盒里取出了一条蛇来……他把蛇盘在自己手上看着小老头说,“你他妈再吵,老子放蛇咬死你,你信不信?”


这过程中他的猫头鹰看了我一眼,我立马转头,小心地避开了它的眼睛。

小老头和那个班的同学最让我感到痛苦的一点就是,他们完全无视这个人来上学居然可以带着鹰、还有蛇,他们没有惊讶,更没有吐槽,他们只关心小老头和鹰王的争执本身。小老头气愤地去找校长评理了,很快校长来了,小老头、校长、鹰王三个人,因为实力比较均衡的关系吧,一路打出了学校。

曾经我还真的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个人物了,从小瘪三熬成了大流氓,可是那一天,我见到了成吉思汗。

后来,直到我离开那所学校,他也再没有出现过。

据说高年级的另一天王整整转学过26次,连睡觉的时候枕头底下都压着两柄西瓜刀——因为他是出了名的耍双刀的。

是真是假,谁知道呢,他打架我又没见过。但如果我只读过那些好学校,我就连这类传说的本身都接触不到。


借助朋友的力量

一个人本身只能有一种活法,但他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朋友。

有个小伙伴,我们叫他加爷。

加爷不是平白无故得到这个爷字的,他每个星期嫖娼三次。风雨无阻,不挑户,不挑食,整座城的老鸨都要给他脸面。

不用他本人在场,不论是谁,只要手机里有一张跟加爷两人的亲密合影,去一些老牌的店面,就可以打折,保不齐还有赠品。

他说,谈感情太辛苦了,什么事都要扯上一点,但谈钱就是钱。他付钱,人收钱,双方都有尊严。

自从被自己的女神甩掉之后,他就是这样过了,整整七八年。

那个女人的模样我还有印象,所以我理解他为什么会如此痛苦。

有时候我会想,这些年,谁陪他过情人节呢。有时候我就会问,所以有一年情人节,我们干脆就一起混了。情人节单身出门,随着年份推移,越来越像头丧家之犬,几个同性朋友上街,都恨不得把小手们牵一牵,省得遭遇情侣们的那些嚣张的同情或笑眼。

那天,加爷带了四个女人。四个。

一水儿的头牌质素,统共来自三家店,没有一个肯收加爷的钱。不是头牌还不肯来,怕丢了加爷的脸。

莺歌燕舞、巧笑嫣然,一个个的腿和肺,都顶着他的腰和背,打扮的颜色是青褐白、粉灰蓝,款式多像《夺命手术》里的杰西卡阿尔芭,温柔大方、可爱清纯。

这个类比其实不好,因为《夺命手术》其实是一部非常可怕的电影。不过,如果所有人的生命都能像加爷的情人节一样,停留在这部电影的前48分钟的话,就好了。那都是一个人最深沉的痛苦里,最美的风景。


借助组织的力量

借力可能靠谁一个条子一个电话,也可能靠钱。


我经常是接一个生意聊一组天、开一次眼。

学生警察,酒店医院。

学生很忙,院长也很忙,总经理董事长们不忙也说自己忙,只需上头一个推荐,一陪陪我聊一天。

交警带我看他们逼仄的宿舍,我心里暗笑着闻到了他们被子里的体液;出租车司机把他老婆在他身上只有30块钱的时候嫁给了他的故事,翻来覆去给我讲了三遍;另外,我不懂为什么人类会需要一种手术,叫做「乳头缩短术」,直到一个医生热情地给我看了几张神秘的、超长乳头的术前照片。

平时去中小学校还要勾三搭四过门卫那一关,有了董事会的命令,冲进去想找哪个学生玩就可以找哪个学生玩。

我非常耿直地对副校长说,把你们校花给我弄来,他弄来了一个他喜欢的,嘴型严肃、口径官方的女生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。我叫他给我个最顽皮的,他倒是真给了我一个最顽皮的,他这个决定拯救了我的那一天。


据说那孩子在顽皮领域的代表作就是,当老师的面吃了别人传给他的一张纸条。我问他纸条有什么好吃的,莫非是情书,他说不是,那纸条上有别人的名字,他吃了线索就到他这里为止了,老师就抓不到别人了。

他不说我还真想不到,现在的顽皮小孩居然已经能够把义气讲到这个层次了,素质教育要能有这个效果真是功德无量。

我偷偷问他,你们学校最漂亮的女人是哪些,他给我写了两个名字,我就让人给我叫来了。天,于是在场一共三个女生,差点吓坏了我,让我以为自己的审美已经跟新一代的少年南辕北辙了起来。校长喜欢那张国安局的脸我懂,剩下的两个也明明只有一个是校花级啊,另一个从哪个角度混进来的?

很快我就明白了。第三个,是那个顽皮小孩深爱着的女人。我一边赶走国安脸,一边拉着小校花陪我唠嗑,一边看着那少年在勾搭他自己的妹子,心想这绝逼是我都不曾拥有过的高智商高情商顽皮啊。

后来我忍不住跟那少年交换了彼此的人生理想,他没有说总统、科学家或是宇航员哦,他说他长大以后想研究的科目是心理学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看着我,小镜片挡不住他眼里明亮的光,“我想看个明白,别人心里在想什么”。

如果没有见过他,我可写不出这么肉麻的剧本来。

怎么看编剧的“编”字,除了编造,还有编织。

对未知的好奇,对故事的贪婪,是创作人的选手生命。

有时候翻翻我的笔记和草稿会感觉到,这些故事以我的工作效率,一辈子都写不完。

也许你也是如此。

可是我们不能停下来,充其量它们就是些拼图吧,一百辈子的量,也未必能凑成你心里想要的那一章。

创作故事的方法有很多种,写出好故事的方法却只有一个,那就是用心。用心讲一个故事,并成功将它拍成舞台剧,这个过程并不轻松,但却有大批大批的戏剧人们前赴后继。冯陆和张肖这两个年轻导演,就是其中之二。

源・空间戏剧

与行业意见领袖一同探讨影视行业话题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长按以下二维码,加入我们。


×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