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影析 | 迪士尼最佳真人改编《花木兰》国内扑街,为何观众不买账?

2020-09-11 11:48:31 来源:网络




口碑翻车 VS 迪士尼最佳真人改编?

超2.9亿美元投资的好莱坞话题之作《花木兰》终于问世,外媒和海外观众的评价却深陷两极化。更出乎意料的,它来到国内后的口碑直逼“烂片”行列,评分之低令人咂舌。

在北美、欧洲方面,烂番茄专业评分拿下比《信条》还高的77%新鲜度,外媒Collider甚至称赞本片是“迪士尼最佳真人改编”。反观国内,《花木兰》目前在豆瓣稳定在了4.7分。


事实上,单从影片自身质量来说,《花木兰》算得上一部合格、工整且完成度较高的好莱坞商业奇幻片。回顾近年来的迪士尼“动改真”电影,《小飞象》MTC评分51分,《阿拉丁》53分,《狮子王》55分,《沉睡魔咒2》43分,与之相比,《花木兰》的69分简直可以称之为“优秀”。

可当外媒口中的“最佳改编”放到市场上,国外观众为何集体不买账?被吊了近两年胃口的国内观众来说,《花木兰》为何令他们如此失望以致社交平台上一片恶评如潮?它真的烂到只值4.7分吗?



“院转网”的得与失

电影作为一种大众商品,对其评价从来参照的都不只是电影内容本身,电影内外发生的与之相关的诸多“事件”、“场外因素”,都会影响到对影片最终的评价。

“院转网”是迪士尼急中生智想出的高招,单片销售和拉新会员费,但此举同时产生了一系列连锁“副作用”。


一来,对于一部砸了近3亿的大场面视效片来说,放弃大银幕让它的可看性大打折扣;二来,把欧美线下影院同行全部得罪个遍(就如当初徐峥《囧妈》院转网被群嘲一样),行业指责声不断;三来,过高的单片定价让在家付费看片的观众感觉“肉疼”,无论电影质量如何,都很难博取到他们的好感。

换言之,作为一部典型的迪士尼合家欢电影,它的产品属性本就包含了“周末一家人带孩子去电影院放松”的使用场景,这也是迪士尼制霸市场多年的独门法宝,突然改放到线上播映,观影内味儿全都不对了。




西方猎奇的古代中国

作为中国人,看一部表皮是中国故事、实则融入的皆是西方人对东方的猎奇臆想、内核为美式价值观的好莱坞奇幻大戏,它带来的观感多是怪异、尴尬、别扭。

当看着片中我们熟悉的黄皮肤演员,穿着中国古代传统服饰,却操着一口流利英语,那种文化错位的不适感马上就尬上脚趾。

随后是一系列历史常识的错误、不同朝代景观的乱入,如身为南北朝女子的花木兰画着一脸唐朝才会出现的“鹅黄妆”、身为北方人的花家集体住在福建地区才有的土楼里、皇宫里的大臣妃子打着欧洲贵族的洋伞进进出出.......这又是哪门子的中国。

除了猎奇式的东方景观,电影在文本上宣扬的核心价值观,无论是主角人物找寻自我认同、“忠、勇、真”的个人英雄主义表达、高举当下最新潮的女性主义独立大旗,则全然是将典型的西式价值观强安在一个“中国故事”之上。


事实上,《花木兰》并不是第一部讲述“中国故事”的好莱坞作品。在它之前,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好莱坞电影也曾创造过一系列成功案例,甚至留下过影史经典。

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·贝托鲁奇执导的《末代皇帝》是其中最为瞩目的佼佼者,该片在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大放异彩,接连拿下包括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改编剧本、最佳摄影在内的九个奖项,创造了奥斯卡历史。


我们发现,《末代皇帝》剧组在拍摄前对历史文本的仔细考据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主创耐心研读了溥仪本人所写的《我的前半生》、溥仪老师庄士敦所著的《紫禁城的黄昏》两本书,并聘请了溥仪弟弟溥杰、婉容之弟润麟、《我的前半生》出版负责人李文达等组成影片顾问团,这样的创作态度是真正做到了对他民族文化的尊重。

归根到底,《花木兰》的创作初衷仍是沿袭了迪士尼一贯以来“动改真”的保守思路,作为一部好莱坞合家欢电影,《花木兰》其实还算及格,只是对中国观众来说,这还远远不够。作为《花木兰》全球最重要的票仓之一,它在国内上映后的票房前景已然堪忧,非常可惜。

与行业意见领袖一同探讨影视行业话题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长按以下二维码,加入我们。


×
×